+ - 阅读记录
【贵和悦网 www.guiheyue.com】一秒记住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街上飘着雪,水上覆着冰。±,x.

    初冬的京都,是那般的寂清。

    王破和陈长生,沿着洛水行走,街上空旷无人,只有雪不停地落着,仿佛已经落了十年。

    在街道两侧的民宅里,在墙后,在洛水里的船上,在桥后,在阴暗的天地里,不知隐藏着多少人。

    那些人来自诸州郡,王府,诸部,诸衙,有衙役,有捕快,有清客,有家仆,有英雄,有好汉。

    然而,冰面渐被冬日薰软,枯柳轻轻摆荡,依然没有人出手,微雪里两道身影,没有受到任何打扰。

    因为朝廷里的高手始终没有出现,这些衙役捕快,清客家仆,哪里敢抢先出手?

    至于那些以英雄好汉自居的各州强者,又哪里有脸敢向王破和陈长生出手?

    当朝礼部侍郎被暗杀,这是很大的罪名,大周朝廷有足够的理由通缉王破,星空之誓也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朝廷也有理由要求陈长生和离宫给出交待。

    京都已经戒严。
    北兵马司胡同外,那个浑身带着铁寒味道的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直至此时,朝廷始终没有什么动静,自然是因为有别的原因。

    保合塔前,早已整装待发的羽林军,被国教骑兵拦住了,两道如黑潮般的骑兵阵势,随时可能相遇。

    城门司前,到处都是青藤五院的教习与师生,徐世绩脸色铁青,却没有办法下令让骑兵向外冲去。

    风雪里,王破和陈长生继续行走,偶尔驻足对寒柳雪岸说上几句,就像是真正的游客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哪里,他们做了什么,各处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何直到现在,都没有人拦截他们?

    这些情报,在最短的时间里,聚到了那座曾经落满海棠花、如今只余枯枝的庭院里。

    周通坐在太师椅里,大红色的官袍颜色愈发深沉,仿佛真正的血,脸色越发苍白,仿佛真正的雪。

    整座京都,现在都在看着洛水畔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,都知道那两个人要来这里杀他。

    按道理来说,即便那两个人是王破和陈长生,也没有可能走到北兵马司胡同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情形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离宫方面,似乎真的想随陈长生一起发疯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人在冷眼旁观,就像看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雪花从离宫的檐角之间落下,在黑色的地面上画出一方白色的图案。一位满身贵气的妇人站在白色图案的中间,想着小时候在大西洲皇宫里堆的第一个、也是最后一个雪人,想着女儿临行前那委屈的小模样,没有因此而心生软弱,语气反而变得愈发强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按道理来说,我是外人,今天这场戏,在旁看着就好,但如果真的出了事,会影响到北伐。”

    教宗看着她说道:“所以牧夫人你来见我?”

    这位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贵和悦网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guiheyue.com